首页都市小说我真没想重生啊

773、把悲伤留给自己

作者:柳岸花又明      字数:7716      更新时间:2020-07-19

      

    这样的回答,其实是萧容鱼深思熟虑后的成熟决定,如果实话实说,直接告状陈汉升脚踏两只船,结果会是怎么样呢?

    首先,两家关系当场破裂;

    其次,萧宏伟和吕玉清会越想越气,甚至会敌视老陈一家;

    第三,不排除老萧“极限一换一”的可能性。

    不过,当小鱼儿表态“不爱陈汉升”以后,相当于把大部分压力转移到自己身上了,陈汉升居然也从一个“加害人”变成了“受害者”。

    两家关系也不会特别的糟糕,即使做不了亲家,还可以勉强当个普通朋友,从大局上讲,这样解释既维护了陈汉升的面子,也没让父母成为仇人。

    但是对她个人来说,这个谎言实在过于残忍,本来嘛,她都已经在规划和陈汉升的未来了。

    “对不起,梁姨,对不起,陈叔,对不起,爸爸和妈妈······”

    萧容鱼忍着眼泪,仿佛在为自己的“任性举动”道歉,胸口突然再次翻滚起来,产生一种难过到极点的呕吐感,她匆匆忙忙的跑向卫生间。

    “小鱼儿······”

    吕玉清、梁美娟和边诗诗马上追过去。

    萧宏伟和陈兆军就在静谧的客厅里互相对视,他们都是很老道的体制内干部,一眼就看出来肯定有隐情,可是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小鱼儿的态度这样坚决。

    没过多久萧容鱼被搀扶着出来,不过进入卧室的时候,吕玉清突然把梁美娟拦在了外面:“美娟,你们去上班吧,先让她单独冷静一下,我请假在家照顾。”

    虽然这样有些不太礼貌,不过爱女心切的吕玉清也顾不了那么多了,闺女一直是捧在手心长大的,她什么时候这样伤心过。

    “小鱼儿······”

    憨直的梁太后站在外面,神情关心而委屈。

    陈兆军走过去搂着发妻,劝说道:“小鱼儿现在情绪不稳,我们先走吧,了解一下具体情况再说。”

    萧宏伟送走老陈夫妇,他也没有上班的心思了,同样请个假在家守着。

    其实到了这个时候,四位父母都已经惴惴不安了,他们心里都隐约有种不详的预感,这个局面已经不是吵架后的气话了。

    ······

    陈兆军和梁美娟下楼后,梁太后站在楼道口,盯着纷纷大雪看了一会,突然一言不发的冲了出去。

    “你要去哪里?”

    老陈连忙撑起伞,追过去问道。

    “当然是问问你儿子了!”

    梁美娟沉着脸:“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你不去办公室吗······”

    陈兆军刚要说话,看见梁美娟已经掏出手机请假了。

    梁美娟这种职工,在单位里属于工龄长、不想当官,也没有坏心的“老大姐”,一般因为家里事情请个假,领导都会特意嘱咐办好了再来。

    尤其人家儿子现在很有出息,在省会城市当个大老板,这些领导都是人精,他们不会刻意结交,不过在方便的同时,绝对愿意留下点好印象。

    “那我也请假吧。”

    陈兆军看着梁太后生气的样子,真的有些担心。

    陈汉升飞扬跋扈,可是唯独就怕亲妈梁美娟,除了本身就孝顺以外,还有从小到大被一棍一棒打出的深刻记忆。

    ······

    没有出乎老陈所料,梁美娟到家后,她先去厨房挑出一根合适的擀面杖。

    “陈汉升这次要被打了。”

    老陈心里想着。

    这个举动已经有些年没见到了,以前儿子惹梁太后生气,她如果随意拿起什么东西,比划着要砸要打,其实只是吓唬而已。

    等到她挑选趁手“兵器”的时候,那就是真正要动手了。

    很快,梁美娟就抽出一根不粗不细的擀面杖,这样可以打疼陈汉升,但是又不会打坏陈汉升。

    “咚咚咚。”

    梁美娟大力敲着儿子的卧室。

    “干嘛啊?”

    并没有意识到危险来临的陈汉升,很不耐烦的起床打开:“我昨晚失眠很晚才休息······爸,妈,你们吃早餐了吗,我现在下楼去帮你们买吧。”

    看清楚亲妈手里的擀面杖以后,陈汉升马上机灵的准备换衣服,可惜梁太后早就识破了,她对着陈汉升肩膀“呯”的就是一下:“你还会失眠啊,你不是最喜欢晚睡晚起的吗?”

    “你真打啊!”

    陈汉升一看跑不掉,赶紧钻进被窝里多起来,嘴里还振振有词的说道:“早睡早起身体好,晚睡晚起心情好啊,我有什么错?”

    “还敢贫嘴!”

    梁美娟估摸出陈汉升屁股的位置,“呯”的又是一下。

    虽然隔着被子也不是很痛,不过陈汉升马上皱着眉头,龇牙咧嘴装出一副要被活生生打死的样子。

    “我看差不多了······”

    老陈劝道。

    “你不许说话!”

    梁美娟柳眉倒竖:“我想打这个狗东西已经很久了,谁都不能拦着!”

    梁太后也真是憋了很久,她一边打一边数落,陈汉升也是皮,一边顾头不顾腚的招架,一边大声的反驳。

    梁美娟:你考上二本,其实我已经满意了,可是你上了大学以后,除了赚钱创业以外,学习有一点进步吗?

    陈汉升:怎么没进步啊,我虽然现在是二本的学生,可以后就是一本的毕业生啊,学校自己比较争气,它正在冲击一本院校的标准,这不是进步吗?

    老陈:······

    ······

    梁美娟:就算你沾了学校的光,那感情方面呢,居然还脚踏两只船,陈汉升你就是个普通人,老老实实娶个老婆,人生就已经成功了一半,幼楚和小鱼儿谁配你都是绰绰有余!

    陈汉升:娶个老婆就是成功了一半,那我娶两个直接成功了,又有什么不对?

    老陈:······

    ······

    梁美娟:你那是真心的吗,你只是看到漂亮的女孩就心动而已,你什么时候能够撇开这些东西,认真思考一下自己到底喜欢谁?

    陈汉升:真的抱歉,我撇不开这些!

    老陈:······

    ······

    因为陈汉升的嘴硬,导致身上又多挨了好几棍,被子上全是一道道擀面杖的痕迹,最后梁太后也累了,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疲惫的说道:“陈汉升,最后我想问一句,你和小鱼儿分手的原因是什么?”

    陈汉升愣了愣,从被窝里伸出头:“谁说分手的,我们只是吵架而已······”

    “小鱼儿说的。”

    老陈在旁边插了一句:“她当着我们和老萧的面,直接说对你已经没有感情了,所以打算和你分手,也不打算和你结婚。”

    “她这样说的?”

    陈汉升一时间有些茫然。

    他自然能明白小鱼儿的用意,只是有些没反应过来,难题就这样轻轻松松的解决了吗,自己一点代价都没有付出?

    那个甜美活泼的女孩,那个嘴角有梨涡的女孩,那个喜欢扎着高马尾的女孩,那个喜欢双手搂着自己脖子,仰头叫着“小陈”的女孩,那个代表着“白月光”的女孩······

    她把最困难的那部分揽了下来,把最轻松的那部分留给了陈汉升啊。

    如果用一首歌形容的话,那就是《把悲伤留给自己》。

    “陈汉升,小鱼儿远比想象中的爱你!”

    边诗诗昨晚那句话,不由自主的在耳边响起。

    “不行,我要去找她!”

    陈汉升濡染翻身下床。

    “等等······”

    梁美娟有些迟疑,萧宏伟和吕玉清说不定正在恼火,她虽然刚刚打了陈汉升,可是亲妈打儿子,怎么可能会下死手呢。

    “让他去吧,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陈兆军长叹一口气:“不管怎么样,他们总归要自己面对和解决的,这次谈完以后,结果应该也能清楚了,养个儿子太难了,真想要件小棉袄啊。”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