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小说斗罗之金鳄

第90章 水仙玉肌骨

作者:恰个小橘子      字数:6885      更新时间:2020-07-21

      

  虽然天辰从原著中就知道想要服用这两株仙草会经历远超常人的痛苦。

  但直到他真正吃下这两种极限药草,天辰才知道自己承受的痛苦有多么巨大。

  冰火两种能量,虽然在互相克制之后有所中和,但进入他体内之后,却疯狂地搅动起来。

  两株仙品药草蕴含的药力何等恐怖,冰火相克,瞬间爆发的能量冲击力,让已经吸收了一块头部魂骨的天辰都难以抵挡,意识在冷热交替之中,渐渐模糊。

  随着天辰跳入冰火两仪眼中,交汇之处的泉水翻腾了一下,时间不长,天辰的整个身体便沉没其中。

  随后,水面又重新恢复了平静,乳白和赤红色的泉水,仍然是那么泾渭分明。

  水汽不停地从水面上袅袅升起,所有的一切再次归于寂静之中。

  不过虽说天辰被冰火两仪的泉水所淹没,但他却并没有为此而失去意识,只是这难以忍受地痛苦,让他完全没有了嘶吼的力气而已。

  看着被冰火两仪眼完全吞没的天辰,天鳄的一颗心也是悬了起来。要不是他用精神力确切地感受到天辰的生命气息以及其飞速运转的魂力,他说什么也会不顾一切地将天辰从冰火两仪眼里面捞出来。

  不过此时的天鳄却是怎么也静不下心来,焦急地在冰火两仪眼旁,不停地来回踱步。死死地盯着冰火两仪眼内的天辰,手上的金色魂力不停地喷涌,似乎随时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而在不久之后,独孤博也已经修复完毒阵回到了山谷。当他看到浸泡在冰火两仪眼中心的天辰时,也是一脸的错愕。而在他感知到天辰身上的魂力竟然在这极热极寒的泉水之中运转,更是心生惊疑。

  不过他同样也注意到了天鳄阴沉似水的表情,也不敢主动去触天鳄的霉头,轻手轻脚地回到了之前和自己孙女隐居山洞里面。

  一走进山洞,独孤博就看到了裹着未知名魂兽皮毛制成的毛毯,靠在角落的独孤雁,快步走了过去,皱着眉头关切地询问起来。

  “雁雁,你这是怎么了?”

  “爷爷!”见到自己爷爷回来了,独孤雁连忙一把扑倒了独孤博的怀里,抽搐着娇躯,断断续续地说出了心中的担忧。

  虽然她今天和天辰只是第一次见面,而刚开始的时候对于天辰她甚至还有点讨厌,但不可否认的是天辰之前是确确实实地救了她一命。

  她并不是喜欢打拳的拳师,也不认为别人就应该无条件的对她好。要是天辰真的因为救她而出了什么事情,她心里无论如何也是过不去这个坎的。

  “雁雁,你放心吧,他没死。”知道了独孤雁心中的想法,独孤博此时心情也是有点复杂,随即又想到了之前天鳄对他的承诺,这才脸色稍微缓和。

  “真的?”

  看着自己孙女俏脸上质疑的表情,独孤博脸上微微抽搐,对着自己孙女没好气地道。

  “你不信,就跟我出来看看吧,不过天辰的情况有点特殊,你也不要打扰到前辈。”

  “知道了,爷爷。”独孤雁得到了肯定的答复,顿时破涕为笑。

  ……

  时间如梭,从清晨到夜晚也不过是日升日落而已。

  淡淡的银色月光注入到冰火两仪眼内,让这座隐蔽的山谷如同披上了一层轻纱一般。

  此时的天辰仍然在冰火两仪眼内吸收这两株仙草的药力,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现在的天辰是盘膝漂浮在泾渭分明的泉水中央。

  一身金鳞密布全身,一黄两紫三个魂环不停地在身体周围律动。

  而更为奇异的是,天辰身上密布的灿金色鳞片上面,竟然还有着一圈圈难以察觉的彩纹,红白相间,在月光的印衬下才显露出其深邃神秘的色彩。

  而在冰火两仪眼外,同样静静伫立着三道人影。

  正是天辰的爷爷天鳄,以及独孤博和其孙女独孤雁。

  三人神色各异,不过皆是默契地没有开口说话。

  突然冰火两仪眼的水面掀起了阵阵波纹,瞬就间吸引力了三人的注意。

  而就在三人把目光移到天辰身上地同时,天辰也是缓缓地睁开精芒闪烁的双眼。

  一时间,四目相接,沉默了几息之后,才被独孤雁地清脆地尖叫声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

  “啊这……,这不能怪我吧”天辰脸不红气不喘地看了一眼身下的雄厚本钱,在心中无奈地吐槽起来。

  “臭小子,还不滚过来穿好衣服?”天鳄虽然不介意自己孙子在独孤雁面前暴露,但也不能让天辰太失面子。毕竟被人围观的感受,可不太好受。

  天辰朝着天鳄嘿嘿一笑,迅速地游了过去。

  在吸收了八角玄冰草和烈火杏娇疏这两株仙草之后,冰火两仪眼带给他的感受只有温暖与清凉。甚至还在潜移默化之中帮他疏通着体内淤结的气血,有一种说不出的舒适感。

  不多时,天辰便来到岸边接过自己爷爷递给自己的衣物,穿戴起来。

  “怎么样,爷爷我没骗你吧。”天辰把手环状的魂导器套在手上,对着自己爷爷嬉皮笑脸地说道。

  不过天鳄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也就没有再多想。伸出宽厚的右手拍了拍天辰的脑袋,没好气地道。

  “没有下次了。”

  天辰知道自己爷爷不会真的用力,倒也没有躲开。看着尴尬地站在一旁的独孤博以及害羞地转过身去的独孤雁,思绪瞬间活络起来。

  之前他的爷爷已经告诉过,独孤博已经同意了天鳄的要求。当然,其间天鳄自然少不了用写了些威逼利诱的手段。而且独孤博的命都在自己爷爷的手上,他根本就没有拒绝的余地,除非是他真的想死。

  给独孤博解毒倒也不是什么问题,在服用了八角玄冰草和烈火杏娇疏之后,天辰的血液就有克制各种剧毒的作用。

  原著里面的唐三就是利用自己的血液配上一些没什么毛用的药草,化解了独孤博身体里的剧毒。现在天辰同样服用了烈火杏娇疏和八角玄冰草,没理由没有这样的效果。到时候独孤博再把身体里的毒逼入魂骨里面,就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了。

  “算了,毕竟拿了人家的东西,还是给独孤雁留一株仙草吧。”随即看到独孤博身后一脸娇羞的独孤雁,天辰叹了口气。

  走向了不远处的一株白色精莹花草,其看上去宛如青莲白藕般一尘不染,正是原著中朱竹清服用的那株水仙玉肌骨。有着润经补骨,气通奇经八脉的效果。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