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玄幻小说斗罗之金鳄

第89章 八角玄冰草和烈火杏娇疏

作者:恰个小橘子      字数:6861      更新时间:2020-07-21

      

  不过在眼前的这只荆棘龙,却完全没有理会天辰的打算,一双奇异的银色竖瞳瞥了天辰一眼,便重新看向不远处的冰火两仪眼。

  接着它身上突然银光大放,黑色的尖刺变成了银色,下一瞬,他庞大的身躯猛然颤动了起来,银光闪烁间,它竟然消失了,再次出现时,已在百米开外。

  如此往复之间,这只荆棘龙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天辰的视线之中。

  “去冰火两仪眼送死?”看着这只这只荆棘龙消失的方向,天辰心感庆幸之余,也是有些同情这只荆棘龙。

  他刚刚仔细地观察了一下这只荆棘龙体型特征。这只荆棘龙体长大概在四米左右,而其尾长一米五,则是说明这只荆棘龙的修为大概在一万五千年左右。

  虽然荆棘龙也算是位列顶级魂兽之列,但修为只有一万五千年的它在自己的爷爷和独孤博这两名封号斗罗面前,完全不够看。

  不过感慨归感慨,天辰现在可不想让这只荆棘龙在自己爷爷的手中化为飞灰。虽然这只荆棘龙的年限高了一点,但自己在经过冰火练体之后,未必就没有尝试的可能。

  而且这只荆棘龙更是拥有着极为罕见的空间属性,要是自己成功地吸收它的魂环,将极有可能继承荆棘龙强大的天赋魂技之中的瞬间转移。

  到时候,天辰完全可以凭借这个这个魂技,近身对手,将自己的黄金鳄王武魂的强悍攻防能力发挥到极致。

  当然,因为是产自荆棘龙这种强大魂兽的万年魂环,不管是瞬间移动的距离长短,还是消耗的魂力多少,在同等变量的情况下,绝对要远远优于原著中小舞的第三魂技。至于原著中小舞化为十万年魂骨附带的瞬移技能,那肯定是比不了了,毕竟是十万年魂骨技能还是牛逼的。

  念及如此,天辰也不再犹豫,一边调动体内残存不到一成的魂力,发动自己智慧头骨的模拟魂技隐匿身形,一边迅速赶往冰火两仪眼坐落的山谷内部。

  魂力耗尽的虚脱感无时无刻地都在摧残着他的神经,好在他已经吸收了一块头部魂骨,倒也并没有让他特别难以忍受。

  凭借着强悍的身体素质,不到一刻钟,天辰就抵达了山谷的入口处。

  不过还没等他走进去,一金一绿两道身影,瞬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来人正是天辰的爷爷天鳄和独孤博二人。

  “还好辰儿没事。”天鳄见到安然无事的天辰,这才在心中松了一口气,要是天辰真出了什么意外,在失去理智之后,怕是屠灭整座落日森林的事情,他都做得出来。

  没有血脉传承下去,那他修炼这么多年,有个屁用!

  天鳄走到天辰身边,温和地拍了拍天辰的肩膀,转过头朝着身边的独孤博沉声说道。

  “还不去修你的狗屁毒阵?!”

  “是……是,前辈。”独孤博虽然心里也很委屈,但却不敢在天鳄面前发作,低眉顺眼地应了一声,调动魂力飞向了山谷外面。

  “爷爷,你有没有碰见一只一万五千年修为左右的荆棘龙?”天辰并没有在意之前的事情,一边和天鳄并肩走向山谷内部的冰火两仪眼,一边焦急地问道。他可不想错过这么适合他的一只强大魂兽。

  天鳄倒是并没有急着回答天辰问题,用自己和天辰同根同源的魂力温养起天辰的经脉,等二人来到冰火两仪眼前这才指着不远处的巨大魂兽,面露无奈地朝着天辰说道。

  “辰儿,我知道你想第四魂环尝试万年魂环,不过这只荆棘龙可是已经有一万五千年的修为了。”

  天鳄一边说着,已经和天辰走到了这只万年荆棘龙的面前。

  “看来自己爷爷对于自己吸收万年魂环倒是并不怎么抗拒了,不然按照自己爷爷的性格,早就一巴掌拍死这只荆棘龙了。”看着五肢被废,丧失行动能力的荆棘龙,天辰心中大定。

  “放心吧,我有把握,爷爷。”天辰朝着天鳄点了点头,把目光再次移向冰火两仪眼里面的两株颜色迥异的仙草。

  一株像是一朵白色的大花,八角状,中央如同冰晶一般的闪烁着点点花蕊。

  另一株则是通体火红,宛如白菜样式的植物。

  天辰甚至都不用仔细回想起原著里面的描述,就能判断它们的种类。

  “我记得八角玄冰草用普通的精铁切割即可,而烈火杏娇必须用玉石挖出。”天辰从手腕上的魂导器中取出一把锋锐的匕首,和一把玉石制成的小铲子,喃喃自语道。

  天辰把这两件物品递给自己的爷爷,正色道。

  “爷爷,那株白色的药草用精铁匕首切割下,另一株火红色的药草,用这把玉铲挖出,然后把二者放到一起。”

  天鳄下意识地接过天辰递过来的匕首和玉铲,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对天辰的性格还是很了解的,就算他不做,天辰也一定会亲自去尝试。

  感受着冰火两仪眼之中两股极极致的热寒能量,天鳄皱着眉头,将信将疑地调动魂力御使着精铁匕首和玉石铲子,缓缓靠近泉水中央的烈火杏娇疏和八角玄冰草。

  匕首寒光闪过过处,八角白色大花应声而落,跌在药草之间,刹那间,一股寒气弥漫而出,周围的药草都挂上了一层淡淡的白霜。

  与此同时,另一侧的烈火杏娇疏也在天鳄的控制下,从根部将这株药草,挖了出来。

  与之相对的,一股炙热的能量迅速地覆盖了冰火两仪眼的另一边。

  而就在这时,更为奇异的一幕出现了。

  在天鳄用魂力将这两株仙草不分先后的御使到天辰面前地时候,之前还是极寒极热的它们,两种气息却同时消失了。

  八角玄冰草上蒙上一层淡淡的红光,而烈火杏娇疏上则笼罩了一层淡淡的白气。

  天辰看过原著,知道这两株仙草在彼此交汇后,虽然被对方的气息所克制,但也只有十息时间而已。

  而在这十息之内,也正是服用他们的最好时机。

  在天鳄担忧的目光中,天辰毫不犹豫地用手将这两株仙草送入嘴中,大口大口地吞咽起来。

  两种仙草虽然剧毒,但在被相互克制之后,再无之前的霸道,入口即化,化为津液顺喉而下,天辰只觉得鼻腔中清香四溢。

  “有点香啊。”天辰脸色微怔,手上的动作却是不慢,迅速地撕扯掉身上的衣物,等到这两株药草的药性发作,这才整个人直接跳向了寒极阴泉与炙热阳泉的交汇之处。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