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侠小说东朝英雄传

第六十二章 东州东燕赋新对(四)

作者:澜台公子      字数:10935      更新时间:2020-07-19

      

  东州,东燕。

  王守礼于王宫殿上大放厥词,言有一对,世间无人可对。愿以赤金百两作为彩头,与东方玄赌对。

  殿上众人侧目,皆以为奇。不知这王守礼到底有何绝对,能保东方玄对之不上。

  东方玄长声笑道:

  “哈哈哈!赤金百两。料你一时半刻也难凑出。不如就以乐城西侧的‘一点玉铺’作抵吧。”

  众人皆是不解神色,目光于王守礼与东方玄二人之间往来折返。

  ‘一点玉铺?那间玉铺铺主并非王家之人啊?’

  燕星澜看向范逸云,范逸云亦是摇首苦笑。他也不知这王守礼竟还于乐城之中暗置了一处玉铺。

  唯有王守礼难于置信,两眼牛睁,望向东方玄。

  ‘他知晓那玉铺是老夫所有?!如何知晓的?!家中一窝母老虎尚不知晓!’

  东方玄略带戏虐,淡笑道:

  “哈哈哈!一点来玉,一点去为王。那玉铺铺主是你早年在外游历时的风流债吧。啧啧!”

  王守礼老脸通红,钱财露白也便罢了,还被东方玄于大殿上揭了老底。

  ‘罢了,先赢回这赤金百两再言其他吧。’

  王守礼颔首,坦然笑道:

  “好!玄相若能对上,老夫便以一点玉铺为抵。”

  东方玄神色悠然,一手虚抬,示意王守礼出上对。

  王守礼立于殿中,负手一笑。有如胜券在握,从容朗道: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看,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高人韵士,何妨选胜登临。趁蟹屿螺州,梳襄就风鬟雾鬓。更频天苇地,点缀些翠羽丹霞。莫辜负,四周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

  王守礼一对吟完,众人恍觉亲临其境,仿如置身西州五百里滇池。范珺瑶及燕星澜亦是面露惊色。

  王守礼这上对。字字珠玑,对中有对。连对成词,词成一对。可谓妙至毫巅,且有荒朝古风。

  东方玄清眸之中闪过一抹精光。

  范逸云出言发声。

  “王老大人,此上对并非为你所作吧?”

  王守礼与范逸云狡黠一笑,并未作答。转而问向东方玄道:

  “嘿嘿!玄相大人可识此对否?”

  东方玄卧于玉塌之上,阖目持卷,仙姿俊逸,轻声淡笑道:

  “荒朝,庚子年,正月初五。乾国文相,儒圣濡道子。与坤国大都督,四绝李颠,引军相斗于西州五百里滇池。

  二人同抵白鹭洲,欲于此地驻军。

  时,滇池浪急,两军难以为战。濡道子提议与李颠以词对决胜负,而彩头,便是兵家必争之地——白鹭州。”

  殿上众人神情各异,多是震撼莫名。王守礼也不例外,他当年天下游历之时,偶得一词对残卷。载书之人不详,此对亦不知何人所作。仅余其下注有一句。‘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千古绝唱,世间当无人可对。’

  王守礼对了多年也未对上此对,只道是前辈高人所作。此上对亦是他今日敢以此对押百金的底气。

  不想今日自东方玄处得知,竟可能是那二人所作,心中不由喜出望外。

  燕星澜星眸闪烁,聚精会神。荒朝之事,自说书人口中而出,那是神话故事。自东方玄口中道来,那便是千古秘辛。

  范珺瑶淡雅清丽,不执于物的双眼之中神采奕奕。紧盯着东方玄只待下文。无他,此二人皆千古人杰。

  乾国文相,儒圣濡道子。荒朝兵家,文曲再世,开儒学一派之先河。

  一部《儒子语》,言传至今,为天下儒生之启蒙。

  一部《道子集》,以诗载史,词中圣哲。可为古今之明鉴。

  说书人有赞道:

  ‘荒朝乾坤神魔仙,儒圣可擎半边天。’

  坤国大都督,四绝李颠。荒朝兵家,白袍酒仙。智、美、酒、诗,一身四绝。后人收录其诗词于《李颠集》中,被誉为千古第一诗词集。

  相传李颠其人,隽美风流,才华盖世,武功高绝。可炼酒为息,以酒为器。故又名酒仙。

  说书人更有赞:

  白袍提酒江中走,不是谪仙是酒仙。

  此二人无论兵家谋略,诗词文采俱是不相伯仲,各擅胜场。

  东方玄持卷浅笑,娓娓续道:

  “既是儒圣濡道子提议,以词对彩头定白鹭洲驻地归属,那自应是四绝李颠先出上对。李颠立于船头舰首,鲸波接天的滇池之上。临风饮酒,赋了一对。濡道子闻后,拱手遥遥一礼,引船舰大军退向蟹屿螺洲。

  身侧众将相问濡道子缘何不对。

  濡道子笑叹曰:

  ‘非是本相不对,而是对之不上!四绝李颠,堪为对仙!’

  四绝李颠凭一对赢得了白鹭州,继而于滇池大破乾军,击败了儒圣濡道子。”

  东方玄环视殿上诸人脸色,笑道:

  “不错,李颠那一对,便是方才王大人所念上对。”

  王守礼喜上眉梢,满面春风。就差乐出声来。强自镇定的笑道:

  “哈哈!玄相大人既识得此对,可能对否?”

  这可是荒朝四绝李颠所作上对啊!连儒圣濡道子都对不上来的上对啊!

  殿上众人唏嘘过后,不少人露出不悦之色。

  你王守礼拿出前人绝对来用。堂而皇之,拾人牙慧,毫无羞耻之心么?

  范珺瑶与范逸云仅是微微蹙眉,对王守礼此举颇为不喜。

  燕星澜则是俏脸升愠,正待斥责。

  光禄大夫邱健拍案高呼:

  “王守礼,你拾人牙慧,还有无脸皮?!”

  王守礼才不会去理会邱健叫嚣,只是笑吟吟的望向东方玄。

  ‘认输吧,玄相大人。百两赤金,你我就此两清喽!’

  东方玄嘴角微勾,带起一抹玩味浅笑。

  “呵呵!识得便能对得,你且听好。”

  殿上众人还在错愕于东方玄方才所言。可是说的……能对?!……能对上?!……

  东方玄持卷一击掌心。声如寒泉,音如戛玉。琅琅起伏于宫殿之间。

  “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持卷凌虚,叹滚滚英雄何在。想,天降谪仙,地出灵杰,玄谋庙算,黄龙痛饮。伟烈丰功,费尽移山心力。尽珠帘画栋,卷不及暮雨朝云。便断碣残碑,都付与苍烟落照。只赢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

  王宫大殿之上,针落可闻。

  唯有王守礼神情恍惚。周身摇摆,碎碎呢喃着。

  “对……对上……对上了?……对上…了……”

  王座之上,范珺瑶神游天外,怀中大王已经爬走……

  范逸云、云海、燕星澜及殿上众人心中所惊,非止是东方玄之文才竟胜过了荒朝儒圣濡道子。而是假想当年换东方玄与‘四绝’李颠赋对呢……,之后若是东方玄得了白鹭洲,以其鬼神莫测的兵家韬略,能胜过那荒朝兵家,四绝李颠么……

  “上对情景交融,任随性之而变幻莫测、摇曳多姿。内有东西南北。下对抚今追昔,倾荡磊落如天风海雨、雄奇飘逸。暗藏天地玄黄。

  对仙之对,唯仙可对……好,好,好!”

  范珺瑶自言自语半晌,最后连道了三声好。

  这三声好,似三记重锤,击在了王守礼心头。王守礼脚下一晃,瘫坐在地。范珺瑶醒转过来,满面羞红,忙去抓爬走了的燕还王……

  紫奴也听不懂诗词文章,想是公子了得,对上了昔日对仙之对。

  ‘那还不是自然?公子本就是嫡仙,生而为仙,那些个谪仙又如何能比?只是这王老头儿,是真的输惨了……

  殿上众人再看王守礼。这位年迈的礼官大夫满面是汗,须发皆湿。好似害了大病,瘫坐殿上。

  各自暗村此回‘东燕对子王’算是完了。百两赤金,一处玉铺。不想这赌对,比去赌档输的还要爽利,以后万不能与武相大人作赌……

  东方玄见王守礼眼珠一转,低首而思。不禁一笑,抢先言道:

  “哈哈哈,王老大人可是在想。如何能让玄出一上对,再将你所输彩头标上。你若对上下对,便可尽数赢回?”

  王守礼猛然抬首,惊惧莫名。

  ‘东方玄莫非有读心术不成?’

  东方玄呵笑一声,与紫奴道:

  “呵呵!与我取笔墨绢帛来。”

  少顷,东方玄执袖挥墨,笔走龙蛇。

  一对作罢,兴致已尽,遂弃笔向殿外行去。青奴忙将上对呈予太后范珺瑶处,行礼告退。

  紫奴淡淡与王守礼说了声晚些去收金子和铺子,便随后跟上。根本未有去想过王守礼兴准能对上公子所作上对,那是绝无可能之事。

  范珺瑶拿过东方玄的字对,先看这字便已是令人激赏,心动骇然。

  触笔如春来,顿笔春还在。

  横竖生道骨,撇捺有仙风。

  勾画两弦月,虬龙上玉京。

  东方玄的字,不似世间任何一体。笔生春澜,独有仙韵,自成一体。

  范珺瑶爱极了这字,也不顾什么礼仪时宜。当众将东方玄墨宝收入袖中。复又亲笔抄录了一份,命身侧侍女授予众人一观。

  上对:画上荷花河上画

  彩头:

  殿上众人一看。怎的没有彩头?燕星澜看向范珺瑶,以为是范珺瑶不小心抄漏了彩头。

  范珺瑶清丽俏颜上显出一抹羞红。方才确是只顾看字,未细看这上对。不过她可是一字不漏抄录的,彩头一处确实为空。

  遂向燕星澜微微摇头,以示确实未有。

  燕星澜忙出言问道:

  “玄相大人,可是忘了标明彩头?”

  东方玄与紫青双奴已行至大殿门前,微微驻足,背身笑道:

  “哈哈!若世间真有人能对上我这上对,彩头一处,我便任他填写。哈哈哈哈哈哈……”

  东方玄长笑而去。只留下满面惊色,心思各异的殿上众人。

  对上此对,便可让东方玄做任何事么?!

  王守礼如闻春音,老夫若对上此对。还要什么金子、铺子?老夫要……哈哈哈!先对对子,对对子。

  “画上荷花河上画。”

  ‘嗯?画上河花荷上画。此对难在倒过来读,亦如正读一般同音啊……

  嗯?画上…河花…荷上…画……

  这……这……这倒过来读,非止音同,意也通啊……

  正反读来,同音双对,音同意不同……’

  “此对……,无对可对啊!!!”

  王守礼昂首大喝,喷血昏厥,瘫倒殿上,人事不省……



设置 恢复默认